必去阁 > 都市小说 > 叶瑜然甘逸仙最新章节 > 第1856章 番外:徐玉瑾
    我的名声坏掉了!
  是的,我知道,我的名声坏了。
  所有人都说,朱三娶了一个“搅事精”,没脑子,连生的两个儿子都是废物。
  在他葬礼上那一闹,我几乎成了万夫所指的对象,就是我生的那两个儿子,出门在外,也会被人嘲笑。
  所以,后来他们做官做得不太顺利,新任的皇帝也不重用他们。
  我问十二宝、二十一宝:“怨娘吗?”
  他俩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以前怨过,后来……懂了。”
  是的,后来他们也懂了。
  人生不可能太圆满,否则会遭人妒忌。
  就是老天爷,它也不会放过你。
  我这一生,怎么说呢,还算比较幸运吧。
  若放在别人眼里,大概就是“幸运”了一辈子。虽然我出生的时候,爹娘更偏疼兄长,但我爷爷稀罕我呀。
  所以徐家那么多姑娘,也就我得了爷爷的喜爱,被他教养长大。
  也因此,别人说我“心气高”,一般的男人都瞧不上。
  凭什么啊?
  他一般了,我就要瞧上?
  我可是栾州徐家的姑娘,我要嫁的男人,就是最好的。
  虽然不太满意家里人给我订的亲,但婚姻大事,父母做事,我也没有半分自主权,他们订下了谁,我也只能认了。
  没想到的是,他死了。
  于是,我背上了“克夫”的名声,在婚姻市场上瞬间降到了低,成了被人挑三捡四的“破烂”。
  如果不是爷爷做主,我差点就被我爹娘随便扔到哪家的后院,做了人家的后娘,或者宠妾。
  幸好。
  真的是幸好。
  爷爷这辈子收了最后一个亲传弟子——朱七。
  他的兄长朱三,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,一个满身泥腿子都没洗干净,却野心勃勃,想要奋勇向上的男人。
  爷爷说,男人有野心不是坏人,要看他有没有这个能力,还要看他和家里的关系。
  既然朱三能够“牺牲”自己,跑去照顾一个只会闷头读书的书呆子兄弟,想来人品是不会太坏的。
  几番考验,爷爷惊奇地发现,其实朱三是个读书做事的好苗子,就是可惜了……
  “可惜了,要是早几年遇到,说不定他还能做个读书人,考出一番名堂。”
  爷爷的重点不是放在朱三能够考得有多好,而是他能“做事”。
  即使一朝为官,他必定是个“能臣”。
  性格沉稳,为人机警,还知道变通,这样的人入了朝,也不怕被别人给欺压,埋没了。
  爷爷唯一有些犹豫的就是,朱三是个泥腿子,怕我不愿意。
  但愿不愿意,总要见见才知道。
  所以,我见到了他,一个我注定要“低嫁”,拿一生去赌的男人。
  只一面,我看到了他眼里的惊艳和内敛。
  就像爷爷所说的那样,他是一个自控能力很强的男人,有原则,也有毅力。
  跟我往常所见的那些只知道溜须拍马,消磨祖上风光的公子哥完全不同,他更沉稳、踏实,就像一座大山一样,沉甸甸的。
  嫁给他,一辈子似乎就能望到头了,但只要不发生变故,那么一辈子的最低保障也有了。
  最重要的是,他不“轻视”女人。
  当他与我对话的时候,我能从他的言谈间感受到他对女性的“尊重”,也能感受到他刻意的“避嫌”。
  他对我有好感,但因为身份悬殊,他将自己的感情藏得很好,以免冒犯到我。
  然而,当他得知,只要他努力一下,他还是有机会够得到我时,他又会破釜沉舟,赌一把——只要我愿意,他愿意为我科举。
  当然了,我和他的订亲遭到了我爹娘的激烈反对,只不过,这个时候的栾州徐家还是我爷爷做主,他们想反对也反对不了,这门亲事还是订了下来。
  有的时候,我真的搞不懂我爹娘在想什么。我爷爷是谁?栾州智者,人称一声“徐老”,他的脑子是普通人能比的?
  明知道自己比不过这位老爷子,干嘛非要跟老爷子对着干呢?
  所以说,徐玉瑾理解不能。
  朱三也挺争气,还真考出了名堂,虽然没有金榜题名,考中什么状元之类的,但也有了举人功名,能通过大挑做官了。
  很多人瞧不起朱三的举人身份,那又怎么样?他们不知道的是,朱三才读多久的书?人家还没考上,就已经得到了上面的重视。
  这不,才考上举人没多久,她爷爷才刚推荐,那边就让朱三做了县令,跑去当地方官了。
  而我,也跟着去了。
  刚成亲那会儿,我还担心婆婆会把我留在乡下,让我在她跟前尽孝。
  结果她没有,反而让我跟紧朱三,朱三去哪儿了,都要把我给带上。
  用她的话说就是:“夫妻两个,哪有分开的?自然是老三在哪儿,你也在哪儿。”
  地方官一当至少得三年,我还以为要三年不见婆婆了,但没多久,婆婆就跑来了。显然,她嘴上说得好听,还是担心这个儿子没经验,年纪轻轻被人给唬弄了,她带着一大波人来给朱三送功绩了。
  那几年,青远县真的是大发展,整个一个翻天覆地,从清贫变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村子。
  朱三也因此被调到了京中,我也跟着进了京。
  嫁给朱三这么多年,一直没有消息,这也成了我的心病。不成想娘家这边知道了,就想送妾,反倒是朱三和婆婆安慰我,说朱家有男儿四十无子方可纳妾的规矩,我还年轻着,不用着急。
  还说二哥、二嫂他们也是多年才有的好消息,指不定我俩的运气跟他们一样。
  人嘛,心情总是反复的。
  他们安抚一下,我好了。
  时间长了,我又担心起来。
  没有儿子傍身,腰板总是不直的。再加上京中这些妇人,整天不是胭脂水粉,就是哪家后院又多了一个女人,庶子庶女又有多烦人……
  听着,我也烦。
  他们又总是试探我,想给朱三送妾。
  自己一年比一年大了,用他们的话就是——一年比一年老了。
  可那些年轻姑娘,就跟刚冒出来的嫩豆腐似的,一块比一块嫩。她们还一个个仰慕年轻有才,感情专一的朱三,也想嫁一个这样的男人。
  胆子大一点的,都敢投怀送抱。
  我的天啦!
  我刚知道的时候,都吓坏了,生怕朱三被人给勾搭走了。
  世上的小妖精那么多,我怎么能保证他一直不动心呢?没有儿子,就没有我在朱家立足的根本,我如何能不心慌?
  朱三大概看出了我的情绪,每每反复的时候,他都会请了假,想着法儿多陪陪我。
  然后,他“宠妻”的名声传得更广了。
  我:“……”
  虽然很高兴他这么宠爱我,但是……有更多的小妖精盯上他了,怎么办?
  回忆,就像一个小姑娘,越回忆越美好。
  我依稀还能记得当我肚子里的好消息传来,我有多么喜悦,就好像盼望已久的珍宝终于落到我怀里了一般。
  他脸上的喜悦,也是如此明朗。
  我们俩都很开心。
  四宝的事情,就是在这个时候爆出来的。
  我的反应有些大。
  十二宝还在我肚子里呆着,我以为这是我和他的长子,将寄托了我与他最美好的希望,但其实他早就有了别的儿子?!
  我的天!
  那……
  那我肚子里的算什么?
  我惊慌失措,彷徨四顾。
  他安抚我,朱家安抚我,四宝是四房的孩子,他这一生都不会认回来。
  真的吗?
  他真的能舍弃那个儿子?
  好吧,朱三还没舍弃,四房先闹起来了,人家好好的养得这么大,哪里舍得还给朱三。
  四弟妹李氏,差点都要翻脸。
  看到四房如此反应,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也有那么一丝窃喜。
  我知道他成过亲,但我不知道他有过孩子。
  我嫁给他以后,想象的都是我们俩的世界,即使有孩子,也是我和他的,而不是他和别人的。
  我爱他,所以我介意他有别的女人,也介意他有别的孩子。
  我希望我和他的孩子,能够得到他所有的偏爱。
  当然,听到他的“放弃”,我对四宝多少有些愧疚。我也愿意从别的方面补偿四宝,所以过年过节,我包给四宝的那份礼物总是最重的。
  我一直以为,我会这样一直幸福下去。
  我和朱三也这样认为吧。
  但我们没想到,时光能够改变一切。
  在外人眼里,他位高权重,我作为他的夫人,也跟着风光无限。
  事实也确实如此。
  但没有人看到他的如履薄冰,也没有人看到我和十二宝、二十一次面临的各种“危机”。
  我从来不觉得自己聪明,我只是敏感而脆弱,因为得到了朱三的全方面保护,所以才让我显得格外雍容不迫。
  但当顶层的“逼近”和“陷阱”来临时,我和孩子成了朱三最大的弱点。
  一开始,我是不知道的。
  我只是“自得”有那么多人围着我,吹捧着我的男人和孩子,说他们有多好多优秀。
  然后有人在我耳边说:“你和朱大人成亲那么久了,你不怕他没了新鲜感,在外面偷腥吗?”
  我爱他。
  所以,我在意他。
  我对我们的感情坚信,但同时我也怕他经受不了来自外界的诱惑。
  你瞧,这就是外面对我的“影响”,悄无声息,毫无破绽。
  因为人家说得没错,这都是“常理推断”,都是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……
  什么戏剧里唱的,别人家发生的故事,各种各样的,就这样交织在我的周围。
  我也见到了多少命运悲惨的女性,她们将自己一生寄托于男人身上,最后赌输了。
  我和她们唯一的区别就在于,我目前是“赢”的。
  关于孩子的教育问题,我俩的分歧,但大体还是能够携手而行。所以,他俩上了朱家的学堂,大量的时间呆在课堂里,只有天黑了才回来。
  而我在家里,更闲了。
  外面的人影响着我的儿子,也影响着我,他们简直无孔不入。
  当我意识到的时候,我已经和朱三吵了起来,我怀疑他变了心,他疲于自证。
  然而,他怎么自证?
  在我看不到他的时光里,他到底是在朝中办事,还是在做别的,他拿什么证明?
  朝上的事不能跟我讲,他的秘密也越来越多,花在外面的时间越来越长,陪我的时间越来越短。甚至有时候到了他长居外面,我一个月才能见到一面的地步。
  最长的,有半年。
  这么长时间的分离,他身边的丫鬟婆子,路上偶尔遇到的女性,各种传言经过编攒以后,纷纷扬扬地飘进我的耳朵里。
  最可怕的是,总有人拿出“证据”,证明这个男人背叛了我。
  那段时间,我真的很痛苦。
  一则,我的内心告诉我,我该相信他。可外面的声音太多太多,我没办法堵住我的耳朵,假装不知道。
  我爱得太痛苦。
  他爱得太累。
  我俩都很疲惫。
  他不是没有提醒我,这可能是别人给我设下的“陷阱”,让我清醒些。
  我也不是不知道,但是……我又如何能保证,当他面对这么多“诱惑”时,他就不能开个小差,尝一个鲜?
  即使只是品尝一下,过后就反悔了,根本不可能有纳妾的事,我也没办法接受。
  我爱他。
  我没办法接受他的任何“背叛”。
  偏偏在这个时候,他选择了“放弃”我和孩子。他的位置站得太高了,危险太大了,为了保证我和孩子的安全,他选择让孩子“平庸”,犯点小错误,就像他身上的污点似的……
  我那么爱他,我如何能允许?
  他是那么完美,那么他的孩子也该是完美的,就像他一样。
  偏偏,我的孩子出了错。
  女色上的,被人哄着买了假货,一时气急跟人争执,甚至动了手……
  细细碎碎,并非原则上的小错误就像一张白纸上的污点,即使只是几滴,也是那样刺眼。
  他甘于孩子的“平庸”,但我不行,我强迫他们“改正”,让他们要像他们爹一样优秀。
  即使考不了状元,考个进士总行吧?
  他们未来要继承朱三的衣钵。
  ……
  我越是希望完美,就越容易出错。
  一切都被我搞砸了。
  当我发现,原本要介绍给我儿子的姑娘,一眼就相中了四宝,我差点崩溃——同一个爹生的,我儿子还生长在身上,受到了最好的教育,怎么会比不过一个乡下来的“野小子”?!
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的心态已经崩了,我变成了我原本憎恨的人,面目全非。
  我嚎啕大哭。
  我后悔,我想“改正”。我和朱三重修旧好,可裂痕已经在那儿了,留给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。中信小说
  勤帝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老了,他明显在“逼近”朱三,在打压朱家。
  我和我的儿子,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朱三的“软肋”,也成了众所周知的“攻击对象”……
  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和我儿子已经掉进了陷阱里,他几次想要捞我们,都没有捞出来。
  “对不起!”
  当他对我说出这三个字,我痛苦非常。
  我不要他的对不起,我只想跟他过一辈子,白头到老。
  我拉着他的手,也红了眼眶,疯狂摇头:“既然你知道你对不住我,就不要死。你答应我的,你要跟我白头到老……”
  我想质问他,为什么要丢下我一个人。
  我们说好的,我们要一起到白头……
  “对不起,我必须走在那位前面,要不然……没有人能安心。”
  我瞬间就懂了,帝家无情。我们一家变成这个样子,全是他们“逼”的。
  他们挖了太多陷阱,有太多人在这件事情里面出力,我们防不胜防,最后还是中了招。
  “三郎……”我扑在他的怀里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  我为他感到不甘,他为了大燕奉献了一辈子,他们却这么逼他,太过分了。
  他们怎么能这样?
  就连他自己的“命”,他也把他算计在了其中。
  何至于如此,何至于如此啊……
  我哭了,喊着“三郎”的名字,我想让他放心,我不会让他为难的。
  他想做的一切,我都替他做了。
  即使,会付出我的名声,我的孩子这辈子都出不了头了,但没关系,我们会“活”得好好的,比任何人都活得久。
  他们会富贵一生,他们的子孙会在另一个起点爬起来,重回高峰。
  我在朱三的葬礼上大闹了一场,闹给朱家、闹给皇家、闹给天下人看——朱家大房和朱家老宅闹翻了。
  我揪着朱三瞒了四宝的存在骗婚,怨恨朱三宁愿帮那个儿子也不帮我的儿子,让我的儿子无所事事,一事无成……
  朱三偏心,朱家其他人没良心,骂天骂地,骂了一群人……
  到了夜深人夜时,我抱着朱三留给我的遗物哭了好久好久。
  “三郎……”
  “我的三郎啊,下辈子,我们早一点遇到好不好?”
  “下辈子,我还要当你的妻子。”
  ……